Creepypasta 中文版 维基
Advertisement
Creepypasta 中文版 维基

20121207 142839 128.jpg

他當初追求她,是因她的聰明俏皮,圓溜溜的眼睛隨時都在轉動,仿佛轉動一圈便講了一個故事,那些小浪漫讓他動容。

她當初跟他好,是因他的憨態可掬,悶呼呼的腦袋總是點啊點啊,仿佛點了一下就被人騙了一轉,那些大實惠讓她放心。

但是她現在不願跟他好了,嫌他太笨,

但是他現在覺得她不能跟他好了,因為他越來越猜不透她的想法。

她每天都帶着一身煙酒味兒回到家,高跟鞋甩在沙發,抱住他既是扭打也是親吻,滾在床單上卻不叫他的名字。

他的動作停下了,真尷尬,百廝不得騎姐啊這是。

她終於都要走了,指着他的鼻子又罵:你個廢柴,別想了,萬人都知我是男人公廁,只得你一人還懵醒醒,白痴!

他什麼也沒聽進去只是問:為什麼?

她輕蔑的剜他一眼:「用你那豬腦袋去想吧,想明白了你就是個西瓜,算你劈得開,想不明白你就還是一隻豬!

他還是問:到底為什麼?

她把最後一件衣服塞進箱子:你想啊?我就不告訴你啊!你絞盡腦汁也不會明白的!

她還沒走出門去已經被他撲倒。他用她買的復古銅製電話把她擊倒。

她想睜睜眼,但是血都流進眼裡去,迷得睜不開。她還想張張嘴,血又流進嘴裡去,糊了喉嚨。

他搖搖她:你不能走,起碼要告訴我為什麼!

他拖她進廚房,扶起她軟綿綿的身子一下又甩到整體櫥櫃的櫃角,德國貨真可靠,腦瓜子即​​刻就開了花。

他找了只碗接住那些稀巴爛的腦漿,又用手在地上抿着,生怕跑掉一滴就連不成一個故事。

他摸摸她的嘴,她已不再說話,不再刻薄,不再挖苦,也不再解釋,雖然從來也沒解釋過,此刻他真想聽她說一句話,但是她不肯說又有什麼辦法,總是留給他一地難堪的困惑,還當是浪漫。

沒有流盡的腦漿卡在剩下的腦殼裡,他又找了柄勺子去掏,不好,搗爛了眼睛,他哭起來,那是她最美的眼睛呵,此刻卻爛兮兮地歪在眼眶外面,像在怪他的不小心。

料理機終於都可以啟動,透明的容器里盛着稀爛的愛情與過去。

轟隆隆,轟隆隆,轟隆隆。

她的思維真是活躍啊,他緊緊按着蓋子,不讓它們跑出來,他還要讓它們解釋給他聽。

她的身子已慢慢變涼,他倒出一小碗糊糊蹲下來,靠着她的手喝起來,它們滑溜溜地在他的舌尖停留,打轉,和着口水從他的嘴角又留下來掉在地上。

他急忙去抿:別跑,你們別跑,告訴我為什麼再走。為什麼不告訴我呢?

她的眼睛還歪着,仿佛在說:傻子,再絞盡腦汁你也不會明白的!

Advertis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