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eepypasta 中文版 维基
Advertisement

Jade就读于美国德州某大学,目前是位研究生,专门研究动物寄生虫与寄生虫病防治研究。由于Jade的父母都很乐意让她接触大自然,她从小就对动物有着浓厚的兴趣。初中在课外书上读到了关于寄生虫的资料,更是认为寄生虫是个很奇妙生物。在这门课上,Jade可谓是好学不倦,也是被分到了最优秀的小组里。 然而,从某一天开始,她的思想偏向于“寄生虫只是以它们的方式想要活着、想要延续下一代,不该被区别对待”,并且越陷越深。这归根于实验逐步变得残忍,她每天看着实验室里的寄生虫被人折磨,她受够了。寄生虫是一种独特的生物,人类需要做的,应该是尊敬————致高的尊敬。 她再也看不下去人们用“研究”的理由去伤害寄生虫,她开始变得萎靡不振。原本对学科非常很兴趣的她产生了巨大改变。 同学和老师都以为Jade家里发生了令人不悦的事情。他们也不太想对Jade做一些揭伤疤的行为,便只说了可以随时找他们谈心。 3月28日,Jade借着完成报告的理由留到了凌晨,整栋楼就只剩Jade和两位保安。 她坐在椅子上,面对那些寄生虫的标本和活体,发呆了好久。试想着这些可爱的家伙经历了什么,回忆着实验室里她所看到的人们的所作所为。 巨大的负罪感充斥了她的全身。 Jade在精神恍惚间,装走了所有寄生虫的活体和部分标本。又完美避开了保安Andry和Thome。 当她回到家后,鬼迷心窍般在自己身体各处种下了寄生虫。 她想给寄生虫找个归所。 当然,光是这样子做,也不能抵消寄生虫之前经历的苦难。Jade发出了强烈的嘶吼声向上帝控诉、向人类控诉。 隔天上午,警察们调查起了这件事。通过有关人员的讲述,他们将Jade标为最大的嫌疑犯。 他们到了Jade家中,只发现了被盗走的标本们陈列在了床头柜上。还有一本是Jade的日记,里面有断断续续的关于整件事情的描述。 然而很可惜的是,这本日记里没有一些对于追查Jade本人以及活体去哪里了的信息。 由于探案时间过久,政府只能加强对食品和饮水的安全检测。至于追查Jade这件事已经置之脑后。目前不知所向。 据说这件事情的几年后,夕阳时分有个小男孩在深山里见到过一个捂着肚子的、走路奇怪的大姐姐。当他靠近大姐姐想要帮助她时,发现这个人左眼红肿,有严重血丝。她露出来了的脖子像是腐肉一样,有发紫还有孔洞。他被吓到了,狂跑回了营地。但他没有和大人提起过,只和一些伙伴说了这件事。大家都笑他编的故事很假,毕竟脖子都成腐肉的人怎么能活下来呢。

Advertis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