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eepypasta 中文版 维基
Advertisement
Creepypasta 中文版 维基


    Emily Lane,5歲的可愛小女孩.原本有個快樂的家庭.有一天,她的爸爸要去美國出差.離別前,她的爸爸在機場入口處和家人道別.爸爸溫柔的摸著Emily的頭,說:「等爸爸回來會買個禮物送給你喔.」Emily說:「好,一定要買回來喔,這是約定!」「好.」爸爸看著媽媽,說:「家裡的事就拜託你了。」「嗯,要注意安全喔.」「放心.」爸爸看了看手錶,眼看時間已經到登機時間,於是拿著行李進去機場.

  送爸爸去機場過後沒多久,媽媽載Emily回家時聽到了一則新聞,說著:在XX國際機場發生了一起飛機起飛墜機事件…所有那往美國的班機的乘客毫無生還.

  在那則新聞報導之後,媽媽把Emily安置在外婆家,當Emily問外婆媽媽在哪裡時,外婆只會說媽媽現在在工作.Emily在外婆家很寂寞,沒有人會陪她玩,大部分時間,她都在玩電腦以填補內心的空虛.在網路世界裡,她過的比現實生活好多了,總是有很多的網友以及遊戲等著她去玩.後來Emily要上小學了,媽媽把她接回原本的家並說:「以後的早午晚餐都要自己去吃,知道嗎?」「為什麼?」媽媽冷冷的說:「因為我很忙.」Emily又問:「那爸爸呢?爸爸什麼時候會回來?」「可以不要再問這個問題了好嗎?我現在很累.」說完,媽媽就回房間去了,只剩下Emily在客廳裡疑惑的看著房門.

  在學校,Emily都不和別人接觸、聊天,總是默默的看著自己的書來消磨下課時光.雖然很孤僻,但成績卻是班上的前三名內.每次放學回家,Emily回家後第一個會做的事情是打開電腦看影片,大多看的是恐怖電影,有時看到血腥的畫面時,她就會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,非常享受那種看到鮮血的感覺.

  到了國中,Emily已經14歲了。棕色的凌亂長髮、藍色眼睛.她還是一樣的孤僻,沒有任何的朋友.升上二年級,Emily就被安排坐在一位男生旁邊.那個男生叫Max Steve,在班上是個很奇怪的人,他不像一般男生那種很陽剛的個性,反而像女生一樣陰柔、容易害羞.也因為這樣,大家都會排擠他、把他當成怪胎.而當大家知道Emily要坐在Max旁邊後,都會用一種很鄙視的眼神看著她,就像是她也和Max一樣是個怪胎的感覺,不過Emily並不在乎,還是跟平常一樣繼續過日子.

  有一天,Emily回到家,看到媽媽在客廳裡看電視,桌子上堆滿了酒瓶.Emily走到房間要開門時,媽媽說:「Emily,給我過來.」 Emily疑惑的走到媽媽旁邊,問:「怎麼了?」突然,媽媽朝她一巴掌打過去,然後拿起棍子打在她身上.Emily覺得很冤枉,明明自己都沒做錯什麼還要被挨打,她想不明白為什麼.媽媽直到Emily全身上下都是傷口後才停下來,媽媽說:「給我滾蛋!我不想再看到你的臉了!」 Emily在房間裡默默的哭泣,身上的傷口就像千百萬個刀子戳她的皮膚般的折磨她.

  隔天,Emily忍著傷痛來到學校,在她來到教室時,Max在位子上看書。Max看到Emily來了,就問她一題數學問題,Emily不排斥有人問她問題,看著Max問她的題目,很快的解出來並教他.教完後,Max說:「你手上的傷口是怎麼了?」Emily說謊道:「只…只是昨天騎車摔倒而已.」「要不要去保健室?感覺有點嚴重.」「不用了,謝謝.」說完,Emily就快速的回到位子上坐著.

  下課時間,Max拉著Emily的手走到保健室,Emily說:「不用這麼麻煩啦!我不需要去保健室.」Max堅定的說:「受傷的人就應該要去保健室療傷.」走進保健室,護士阿姨看到Emily的傷口,驚訝的問:「天啊!這是怎麼回事!?怎麼會傷成這樣!?」「我…跌倒了。」護士阿姨沒說什麼,就繼續處理Emily的傷口.

  這件事(他們一起去保健室)剛好被班上的"四人組"知道了,常常在下課時間走到Emily和Max的位子煩他們.其中一位高高瘦瘦,叫Lola的女生說:「喔~Max你是對Emily感興趣嗎?」接著,比Lola矮、穿著很辣、妝又畫得超級濃的女生Diana說:「你喜歡一位學霸,會不會太羞恥了啊?」「可以不要鬧了嗎?」Max小小聲的說,他的樣子就像一隻很畏縮無助的小鳥.「怎樣?你是膽子變大了是不是?」一個又胖又醜的女生Maggie拍他的桌子說.Max嚇的尖叫一聲,"四人組"笑的東倒西歪.四人組中在班上最有權力的Judy說:「你們看,這個娘娘腔的反映…哈哈哈哈…!」Emily終於忍不住了,她站起來面對"四人組",說:「你們為什麼要這樣?」可能是她們第一次看到Emily生氣的樣子.Judy說:「沒…沒有啊…,我們只是在和…和他玩…對吧?」 Emily說:「玩?這叫做玩?玩應該要有個限度吧?」「怎樣?有意見是不是?」Diana用很跩的口氣說.Emily惡狠狠的瞪著她們,"四人組"有點害怕的退後,剛好,上課鐘聲響起,"四人組"才從他們旁邊離開.

  放學後,Emily沒有直接回家,而是來到書店看書.書店是除了電腦之外,唯一會讓她感到安心的地方.她拿起一本史書,然後坐在喜歡的角落開始看.看著看著,突然有一張圖片吸引了她,那是一個惡魔取出一個人的器官的圖片.底下有說明:在很久以前,在某個地方曾有一個習俗,其內容是把活祭人的器官獻給惡魔,讓惡魔不再打擾人民的生活.但在之前就已經被迫停止舉行了。Emily看完這個解說後,突然有一個聲音告訴她說:「要是媽媽變成了活祭品的話,那該有多好…」

  回家後,Emily緊張的打開客廳的門,媽媽沒回來,取而代之的,只有一張100元躺在冰冷的桌子上.這對Emily來說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了。買完晚餐,Emily看到街上一對父女在撒嬌.女孩說:「爸爸~,買娃娃給我嘛~!」男子無奈的笑著,說:「爸爸以後再買給你,好嗎?」「不要~!!我要那個娃娃!!」「這……,好吧…」男子拿出錢包付錢,女孩興奮的抱著娃娃跳來跳去.看到這畫面的Emily,心中不禁有種忌妒和感傷.「欸?這不是Emily嗎?」突然有一個聲音打斷她的思緒,她轉身一看,是Max.「嘿.」Max問:「嗨,你也是要買東西的嗎?」「對.」 Emily轉身離開.「嘿,等等!」「怎麼了?」Max摸著頭說:「那個時候……謝謝你…」 「喔…,不會.」說完, Emily頭也不回的離開了。

  自從那天Emily幫Max說話之後,Max每天都會吸引Emily的注意.但Emily認為那只是他找不到事情可做而已.

  隨著時間過去已過了一年,Emily和Max都坐在同桌,從沒換過.大概是四人組很記恨那個時候的事情吧?不過也因為這樣,Emily和Max的感情也逐漸產生了變化。

  國三,國中考試最頻凡的時候,Max時常向Emily問問題,尤其是數學.有一天,Max和Emily放學後在教室裡討論功課,Max問道:「你在家都在幹嘛?」Emily說:「沒什麼,為什麼要問這些?」「我……只是有點好奇資優生在家都在做什麼而已.那你爸媽會管你嗎?」「不會…,他們……他們很忙.」 Emily說謊道.「喔~難怪你都會去便利商店買便當,」Max繼續說,「我很推薦一家日式拉麵店,那一家超好吃的.」 Emily看向Max,說:「真的嗎?」「嗯!要不要等一下一起去吃?」Max開心的問.

  Emily猶豫了一下,最後就答應了。這是她第一次和別人一起去吃晚餐.之後,Max每天都會推薦好吃的店給Emily,兩人的感情越來越密切了。

  3月初的放學時刻,Max約Emily到學校頂樓去.Emily問道:「怎麼了?幹嘛在這裡見面?」夕陽的餘暉照射在Emily的臉上,她的藍眼睛注視著Max紅紅的臉,這讓Max害羞的不敢直視.「我……我有一件……重……重要的事…事情……呃…就是……」Max感覺到自己的心像打鼓般噗通的跳著,他鼓著勇氣說:「我…喜歡……喜…喜歡…………你……」 Emily皺眉問道:「你剛剛說什麼?」Max閉起眼睛,用了他一生的勇氣大聲說:「我喜歡你!!你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?」Max漫漫的睜開眼睛,看到 Emily驚訝的表情,他慌忙的解釋:「我……我並不是要你一定要接…接受……,我……」「我願意.」一句突如其來的答案讓Max安靜下來,Emily笑著說:「怎麼啦?被嚇的無法正常說話了嗎?」「你……真的願意嗎?」「嗯!當然願意.」夕陽下所產生的人影,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長,距離也越來越短,就像此時兩人的心一樣,永遠的連在一起.  

  4月11日星期四,Emily帶著愉悅的心情來到學校,她走進教室,Max還沒來學校,她心想:「沒關係,他應該還在路途中吧…」但等到第二節下課, Max依然沒有出現,Emily的手機也沒有出現任何一則訊息,她的不安隨著時間越來越大了。

  下課後,許多的同學在廁所附近聚集起來,Emily聽到旁邊的女同學說:「欸,聽說有人在廁所附近發現了一具屍體.」「真的嗎?好恐怖喔~為什麼會有屍體啊?」「不知道,不過聽說那具屍體是我們學校的某一位男生………」Emily聽到這裡,立刻衝上前去看.警察拉著封鎖線,而中間躺著一具屍體,Emily不顧警察的勸阻跑到屍體前面,死狀慘不忍睹,右手嚴重骨折,裡面的骨頭顯而易見,頭部被某個東西砸的不成人形,制服上繡著一個名字: Max Steve.Emily頓時腦袋一片空白,她不相信這是真的.接著,她崩潰的大叫.原本能讓她繼續活下去的力量,已經沒了。

  醒來後,Emily發現自己躺在保健室的床上,護士阿姨走到她面前,說:「我很遺憾……Max走了。」「拜託……拜託告訴我這不是真的!」 Emily激動的說.護士阿姨低下頭,摸著她的頭,說:「抱歉…,孩子,但這是真的.」 Emily不敢置信的搖頭,低語著:「這不是真的………這不是真的…………」就在這時,一位警察走了進來,來到Emily旁邊,說:「請問是Lane小姐嗎?這是… Max Steve給你的禮物,好好收下吧…」說完,警察放下禮物,然後離開了。

  回到家後,Emily打開禮物,是一條漂亮的藍色圍巾,以及一張有點皺的卡片,上面寫著:生日快樂 :-)四大字.

    時間來到了5月,所有的國三生都考完了。在班上的同學都在快樂的歡呼時,只有Emily坐在角落發呆.自從Max死後,她每天都活得像一具僵尸似的,變得比以前更加冰冷,對周圍的事情不再有任何的熱情.

  每當Emily想不開時,她會偷偷地拿走講桌上的美工刀,然後開始割手臂,鮮血從手臂傷口流出.不知道為什麼,Emily看到血就會不由自主的舔下去,她覺得這樣子很舒壓,也覺得血是個很"迷人"的東西.

  有一天,Emily替老師送一些文件給護士阿姨,阿姨看到她手上的傷口時,阿姨嚇壞了,馬上給Emily療傷.護士阿姨問這些傷口的來歷後,Emily說:「我……不小心被美工刀劃到了。」「可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傷口?你難道不會痛嗎?」阿姨問.「不會………,」Emily發出奇怪的笑聲,然後說:「因為這已經不是我的身體了。」

  上歷史課時,班導把Emily叫來並問她幾個問題,Emily覺得很奇怪,不過她還是有回答問題,最後,班導說了一句話:「Emily,會考已經考完了,你現在只要好好放鬆就可以了,別想太多.」「喔…」Emily回答道.

  有一天,Emily帶著自備的小刀走進廁所"舒壓"她的情緒時,聽到四人組的聊天聲.一開始她不在意聊天內容,直到Lola講起Max的事.「欸,記住喔,不要把Max的事說出去喔.」Lola說.「放心啦!不會有人知道的.」Maggie說.「不過就算有人知道好了,也不能拿我們怎麼辦吧?對吧?」Diana臭屁的說著.「對欸,Judy是班長,你爸爸那麼有錢,絕對不會有事的.」這時,上課鐘聲響起,Emily等她們離開廁所後出來,她走到鏡子前,看著鏡中的自己露出鬼異微笑.

  回到家,Emily看到媽媽喝著啤酒醉醺醺的罵著:「為什麼……為什麼…該死的老闆,我都已經這麼努力了……」媽媽看到Emily回來了,說:「你給我過來!!!」 Emily走過去媽媽旁邊,媽媽一拳揍在Emily身上,一直揍一直揍,然後說:「該死…該死……,我為什麼要把你生下來!你這該死的畜牲!!!」突然,媽媽拿起棍子正準備打 Emily時,Emily笑了.「你……你在笑什麼?你給我安靜!!」在棍子揮下去的那一刻,Emily接下棍子,媽媽想把棍子收回的時候,發現根本收不回來,Emily拿著棍子得意的笑著.「你………快…快放手!!」媽媽大吼.Emily笑的更大聲了,媽媽內心的不安逐漸闊大.

  「哈哈……媽媽……………,你回來都一直和我玩這個"遊戲",現在該換我玩了.」 Emily從媽媽手中一手抽出棍子,開始瘋狂的抽打媽媽.棍子沒打幾下就斷了。Emily說:「媽媽,好玩嗎?我知道這樣子玩有點無聊,不如我們來玩別的好了。」她拿出口袋裡的小刀,媽媽害怕的問:「你………你…你想做什麼?」「媽媽,我最近發現了一個很棒的東西—血.」 Emily捅了媽媽的腹部,說:「我發現到原來血是這麼神奇的東西,它……能讓我沉醉在其中,你能感受到嗎?媽媽…」Emily又捅了一刀,媽媽痛苦的大叫, Emily拿出菜刀刺向媽媽的喉嚨,溫柔的在媽媽的耳朵輕聲細語道:「媽媽,我們應該要安靜一點,要不然會吵到鄰居的,這是基本禮貌.」媽媽看著眼前的人已經不是她的女兒,而是個渴望血的殺人魔.

  「喔~媽媽,自從爸爸走了,你就不再陪我玩,我好寂寞.現在,我們終於可以一起玩了,你開心嗎?我很高興你終於有時間陪我玩了,哈哈哈哈哈….我們要玩什麼呢?扮家家酒?」Emily剖開媽媽的腹部,拿出小腸和大腸.「嗯…媽媽,你想要當什麼角色呢?不如我來當媽媽吧.你想吃什麼呢?牛排嗎?好,我幫你切.」 Emily把小腸切成幾小塊,再用刀子叉起一塊拿到媽媽嘴邊.「來,新鮮又好吃的牛排用好了~吃吧!」媽媽掙扎的退後,但Emily在媽媽動作前用力踩住腳,媽媽的小腿瞬間斷成兩半.「媽,你怎麼了?是我的牛排不好吃嗎?還是這個遊戲不好玩呢?沒關係,我們還可以再玩別的遊戲,比如………」Emily拿出刀子、針和線,笑著說:「我們來做娃娃吧!Max他最喜歡做這事了.」 Emily割下媽媽的腳和手,媽媽發出虛弱的吟叫,Emily拔出插在媽媽脖子的刀,問:「媽媽,你剛剛有說什麼嗎?我很樂意聽喔~!」「你……你這個惡……惡魔…」說完,媽媽嚥下最後一口氣死了。

  Emily回到她的房間,坐在地板上眼神呆滯的看著床頭櫃上的全家福照片.那是Emily5歲時全家一起出遊的時候拍的.「惡魔……嗎?」她走到廁所摸著鏡子,鮮血在鏡子上形成一道道的痕跡,「惡魔……哈哈哈哈…,惡魔…」 Emily拿出刀子,喃喃自語著:「惡魔……,那是不是需要活祭品呢?」突然,一個想法頓時浮現在腦海裡,那個想法讓她滿意的大笑起來.回到自己的房間,拿起圍巾,去廁所在照一照鏡子,鮮血的痕跡露出了Emily真實的樣子.瘋狂、渴望血的殺手.「好了,現在該去找"祭品"了,哈哈哈…」出門前,Emily走到媽媽的屍體前,說:「謝謝你,媽媽.謝謝你給我那麼好的點子,你可以在地獄裡安息了.哈哈哈哈哈哈!」

  畢業的前夕,四人組聚在一起慶祝著她們四人畢業.Lola舉起酒杯大聲喊道:「祝我們四姊妹畢業快樂!!」「畢業快樂!!」其餘三人也跟著一起喊著,輕輕地碰撞酒杯.「Maggie,你以後要讀哪裡?」Judy自豪的說:「我要和我爸一起搬去國外念書,我爸已經幫我辦好手續了。」Diana說:「好好喔~,但是這樣一來我們不就要分開了嗎?」Maggie握住Judy的手說:「我會想你的.」「我也是…」突然,Judy感覺到有一個東西插在胃裡,她轉過頭看,一位穿著學校制服的人用刀刺入她的身體.其他還來不及反應的三人看著Judy倒了下來,Maggie尖叫著:「Judy!!!」Diana說:「你……你是誰??!你在做什麼?」 Emily說:「你們應該不介意和我玩吧?」「什……!?」Diana還沒說完,Emily一刀插入Diana的心臟.Maggie和Lola嚇的跑進小巷子裡,跑到岔路處時,兩人就分開了。

  Maggie跑到一個充滿雜物的地方並躲起來,她探出頭想看看外面的動靜.沒有人在外面,確認一下之後想站起來,突然有一支手摀住她的嘴巴,並在她耳邊輕聲道:「Happy graduation.」

  Lola已經跑不動了,手扶在牆上走在小巷子裡,沒有路燈、沒有人,前方的黑暗彷彿永無止境.「拜託……誰…誰來救救我……!」Lola吶喊著.「原來你在這裡啊…,害我找了好久.」 Emily說.Lola嚇的倒在地上、退到牆邊.「終於,只要殺了你,我就可以和Max見面了。」Lola不解的問:「Max……?可…可是那傢伙不是已經死了嗎?」Emily走到Lola前面,說:「他死了?他怎麼可能會死啊?他當然還活著啦?他只是不見了而已.等到我拿走你的器官後,他就會出現了.」 Emily瘋狂大笑,笑聲宛如惡魔一樣.接著,Emily架住Lola的脖子,露出瘋狂的笑容說著:「那……要從哪裡開始好呢?」「拜……拜託,不……不要殺我…….拜託不要殺我!!!」Emily舉起刀子,用不耐煩的口氣說:「唉…,你真吵.就不能安靜一點嗎?不如把你的舌頭挖出來吧…,這樣你就可以永遠安靜了。」刀子插入口中,Lola的慘叫響遍小巷整個地區.一位剛上完班正準備回家的上班族聽到了慘叫聲,順著聲音來源走進小巷.當上班族來到案發現場後,Lola已經死了。身體四分五裂,大腸、小腸整個露出來,最可怕的是頭部,已經血肉模糊,頭骨、腦袋露出一半.這時,背後一個聲音出現:「唉呀,又有一個了。算了,越多"活祭品"越好.」

  幾天後,四人組的屍體被找到並報導在電視上,新聞報導表示:被害人有五位,其中四個人都是XX國中的學生有一位可能是不小心目睹了案發過程而慘遭毒手,屍體上的器官大多都不見了。目前警方還在調查當中.同時報導上還附上一個尋人啟事,一位十五歲的女國中生.

  一位60歲獨居老人正在做一個紅色面容、有著誇張的裂嘴微笑,以及長角的惡魔面具.做完正準備放鬆時,問到一股怪味,聞起來就像是………某種動物的屍臭味.他拿著面具走到隔壁的房門,最近隔壁鄰居總是散發出那種臭味,老人決定要和隔壁鄰居說一下.老人敲門沒幾分鐘,門就打開了,臭味也因門打開而散播出來.出來應門的是一位少女,棕髮、穿著骯髒的制服和圍巾.「什麼事?」少女冷冷的說.「那個………」當老人看到裡面的情況後,頓時說不出話來.裡面吊著滿天花板的屍體,上面有著許多縫合痕跡,其中一個坐在沙發上面對著正播放節目的電視.「這……這些是……什麼鬼東西?!」老人嚇的後退幾步,少女快速的摀住老人的嘴巴,說著:「那是我的…男朋友……,不準你說他是鬼東西!!」接著, Emily拿出口袋內的刀子捅了幾刀後,就把老人的屍體搬進屋內.「抱歉,Max.我們繼續看電影吧!」Emily抱著"Max"的手,如同情侶般地親近.而"Max"的眼睛開始漫漫的掉落……………

Advertis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