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566px-1330271478064

这女人挣扎起来,需两人合力才能把她制服

1972 年六月,Cedar-Senai 医院(注1)出现了一位只穿着染血白袍的女性。

一般来说,这种情况并不罕见,因为附近经常有发生意外后到就近医院求诊的人,但这女人有两个特点,使所有旁观者都感到不安、恶心、继而四散走开。

首先,她并不像是人类:这女人看起来就像一具模特人偶(注2),但动作却如正常人一样流畅灵活;她的面孔亦像人偶般了无暇疪,没有眼眉的脸上上了妆容。

她嘴里紧紧咬著一只小猫,牙齿紧紧咬合著,完全深陷在里,血仍然沿着她的白袍往地上滴。然后她把那小猫揪了出来,丢到一旁后就倒下来了。

由这女人踏入医院开始,到被送入诊疗室、清洁好并准备麻醉这段期间,她表现异常冷静、一直木无表情,甚至一动也不动。医生认为在警察来到前应该先绑着她,而她也没有抵抗。所有职员都无法使她有任何反应;事实上,只要直视她数秒,不论是谁都会感到不安。

可是,当职员打算麻醉她时,她奋力抵抗了起来:脸依旧木无表情,但这女人挣扎起来的力度却需两人才能把她制服。

这时候,她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望向身边的男医生,做了一件相当不寻常的事——她咧嘴笑了。

在场的另一位女医生见状,吓得尖叫一声后当场晕倒。那女人嘴里长著的并不是人类的牙齿,而是一排长且尖的獠牙,长得她无法正常把嘴合起来。

男医生对着她怔住了,好半响后才开口问道:「你到底是甚么东西?」

女人把脖子扭到一边肩膊上看着男医生,面上继续挂著那个诡异的笑容。

接下来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;远处亦传来了保安员赶过来的声音。

当她听到后,就猛冲向前,用尖锐的牙齿咬住男医生的咽喉,活生生把他的颈动脉撕断了。男医生倒在地上,鲜血直流。

她靠在男医生面前看着他生命渐渐流逝,两人面孔仅咫尺之遥。

她对着他的耳朵说了一句悄悄话。

「我…是…神…」

男医生看着女人平静地走向刚到场的保安员们;直到断气前,他就一直看着保安员被这女人撕咬著。

生还下来的女医生把这女人叫做「木无表情的女人」。

自此以后,从来没有人再见过这女人的行踪。

 

译者按:

1Cedar-Senai 医院(Cedar-Senai Medical Center)为一间位于美国加州的医院,由 1902 年营运至今。

2:原文为「Mannequin」,一般指用于时装展示的模特人偶

除了特别提示,社区内容遵循CC-BY-SA 授权许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