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我住在日本的大阪,早上經常坐地鐵上班。

一天,在我等車時,我注意到一個流浪漢站在地鐵站的一角,隨着人們的經過喃喃自語。他拿着一個杯子,似乎在向人們乞討多餘的零錢。

一個胖女人經過流浪漢,我清楚地聽到他說,“豬。”

哇,我心中暗道。這個流浪漢侮辱別人還期待別人能給他錢?

然後一個高個兒商人經過,流浪漢咕噥說,“人。”

人?我不能不同意。他顯然是人嘛。

第二天,我到地鐵站到早了,有的是時間,所以我決定站在流浪漢旁邊聽他那些奇怪的喃喃自語。

一個憔悴的瘦男人從他前面經過,我聽到流浪漢說,“牛。”

牛?我想道。這人要是牛也太瘦了。對我來說,他看起來更像是火雞或者是雞。

大約一分鐘過去了,一個胖男人經過,流浪漢說,“土豆。”

土豆?我以為他管所有胖子都叫豬呢。

那天工作時,我忍不住去想這個流浪漢和他那令人迷惑的行為。我不斷試圖找到他喃喃自語的邏輯或者模式。 我想,或許他有某種精神能力。或許他知道那些人前世是什麼。在日本,很多人相信轉世。

我多次觀察流浪漢,開始覺得自己的理論是正確的。我總是聽見他管別人叫“兔子”“洋蔥”“羊”“西紅柿”之類的東西。 有一天,我真的感到很好奇,就決定問問他事情的真相。

當我走向他時,他看向我,說,“麵包。”

我往他的杯子里扔了點錢,問他是否真的有某種精神能力。

流浪漢笑了,說:“是,我確實有。我有一種精神能力。我多年前獲得了它。但它可能不像你想的那樣。我不能預言未來或者讀心什麼的。”

“那你的能力是什麼?”我急切地問道。

“我的能力只是能知道某個人吃的最後一樣東西。”他說。

我大笑,因為我意識到他是對的。他說了“麵包”。我早餐吃的最後一樣東西是麵包片。我搖着頭走開了。在所有的精神能力中,這肯定是最沒用那個。 

註:1原作者不明       

2原文地址creepypasta.wikia.com/wiki/Ability

除了特别提示,社区内容遵循CC-BY-SA 授权许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