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08ww2p
周末,郝太回鄉下參加表嫂的葬禮,連續幾天被香燭的煙熏火燎整得頭昏腦脹,好容易挨過了「扶三」(安葬後第三日上墳),實在不願意熬到做「頭七」 (安葬後第七日上墳),藉口老公來電話,家裡有急事,匆匆告別表姐表哥,搭上了回城班車。

  按鄉下的迷信說法,「送葬不過四九,孤魂隨你遊走」——誰若是送葬不堅持參加完全過程的弔唁活動,是要惹鬼上身的,可是,完成全過程得要七七四十九天啊,郝太受不了這個。

  迷信也許真的有一定道理吧,郝太乘坐的班車在郊區出了車禍——撞死了一個過馬路的鄉下姑娘。

  等警察處理事故耗掉了四、五個鐘頭,回到城裡時,已經是半夜快一點。

  本來不想吵醒老公,郝太輕輕用鑰匙開門,奇怪的是,家裡門好像被反鎖了,怎麼也開不了。

  莫不成老郝在搞什麼鬼?郝太心生疑惑,拼命砸門。

  老郝終於開門了。衣冠不整,臉色蒼白。

  「你反鎖門幹什麼?」

  「我哪裡反鎖門了啊……我很早就睡了,但一直睡得不踏實,老聽到衛生間裡有什麼怪聲音,進去看有沒見東西,你開鎖的聲音我還以為是衛生間的動靜呢。」

  郝家的衛生間就在大門邊。

  「不,不會吧,老公你別嚇我……」郝太將信將疑,伸手開了衛生間的燈,推開門慢慢往裡跨了一步,然後再探頭往裡看了一眼,這一看不要緊,直嚇得郝太目瞪口呆,尖叫一聲昏死過去。

  衛生間裡空無一人,正面牆上鏡里有個披頭散髮的年輕女子,眼睛翻白,面如死灰。

  老郝把太太抱回臥室,費半天勁才救活妻子。

  打那以後,衛生間也沒再出過什麼怪事,郝太卻象着了魔似的,有空就往衛生間裡鑽,怎麼看怎麼覺得邪門。

  衛生間是在沒多大面積,假如有人照鏡子,怎麼可能看不見身子,瞧不見影子呢?

  連續幾天,郝太噩夢纏身,幾乎到了魂不守舍的地步,分析來,分析去,興許真的是「送葬不過四九,孤魂隨你遊走」的緣故吧,算算日子也到「四九」了,於是抓着老公一同回鄉參加了表嫂最後一次弔唁活動。

  回到鄉下,郝太心情變好了,那幾天郝太都和小表妹一塊兒睡,姐妹倆整夜說不完的貼心話而治好了郝太的憂鬱症。

  幾個月後某一天,郝先生到外地出差,完成任務後提前回家,到家時已經半夜一點,本來不想吵醒老婆,郝先生輕輕用鑰匙開門,奇怪的是,家裡門好像被反鎖了,怎麼也開不了。

  莫不成老婆在搞什麼鬼?郝先生心生疑惑,拼命砸門。

  老郝終於開門了。衣冠不整,臉色蒼白。

  「你反鎖門幹什麼?」

  「我哪裡反鎖門了啊……我很早就睡了,但一直睡得不踏實,和你上次一樣,我也是老聽到衛生間裡有什麼怪聲音,進去看有沒見東西,你開鎖的聲音我還以為是衛生間的動靜呢。」

  郝家的衛生間就在大門邊。

  郝先生臉色一變,伸手推開太太,開了衛生間的燈,推開門一步跨進去,然後再探頭往裡看了一眼——

  衛生間裡空無一人,正面牆上鏡里有個披頭散髮的年輕小伙子,眼睛翻白,面如死灰。

  郝先生一腳踹開衛生間右側的浴室門,登時傻眼了……

  浴室玻璃牆上貼着一張搖滾樂海報,正對着衛生間洗手池上的鏡子,搖滾歌手神情怪誕的面孔,完整映照在鏡子裡。

  「你怎麼知道先進浴室找答案呢?老公……」郝太太似笑非笑地望着老郝,眼睛裡冒出憤怒的火花。

  這回,該輪到郝先生暈倒了。

(轉自guigushi2.com)

除了特别提示,社区内容遵循CC-BY-SA 授权许可。